全运交流六大怪:背靠东道乘凉 阴掉对手助老家

  “交流选手”,这个从八运会开始出现,并延续至今的词汇,可以被看作是全国运动会的特色之一。作为一种人才培养方式,各代表队尤其是东道主代表团为达到“金牌最大化”做好面子工程如今大钻规则漏洞,这也使得全运会赛场出现了六大怪现状。

  交流选手是从八运会开始的一种人才培养方式。各代表队根据各自特点自愿将选手给其他队培养,代表其他队比赛。按照全运会比赛规程,交流选手一旦获得奖牌,现代表单位与原注册单位各得奖牌和积分的50%,解放军选手则两次计分。国家体育总局之所以推出运动员交流这个政策,主要是为了保证训练竞赛工作质量,促进运动人才资源合理配置,推动我国体育事业的整体发展。这个初衷是好的,但在实施的过程中却有些南辕北辙的味道。尽管国家体育局在本届比赛中对交流选手的身份资格更加严格要求,使得人数少于十运会,但仍达到了715人之多。

  这种情况是指:有些小地方的小体协,有个别优势争金项目,但是全运会中怕自己做客,吃东道主的亏,于是,还不如把选手交流到东道主去,这样能够确保一半的奖牌与积分。

  最典型的就是在上届全运会中,东道主江苏代表团摔跤项目迅速崛起,这种“人才交流”方式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摔跤项目中,云南队、广西队,内蒙古队和新疆队是国内4支传统摔跤强队,也是历届全运会摔跤的夺金大户,不过由于担心人为因素影响比赛结果,因此在全运会之前,将选手交流给东道主不失为一个稳妥的做法,毕竟拿到一枚金牌总好过两手空空。

  本届全运会上,这种情况也远未绝迹。10月6日晚,在十一运会男子双人三米板决赛中,秦凯/张森发挥出色,为陕西军团再添一金,但是赛后,这枚金牌只算给陕西队半枚。赛后,众多采访跳水比赛的记者都是一头的雾水。一位山东体育局的官员解答了大家的疑问,“张森是陕西和山东联合培养的选手,因此这枚男子双人三米板金牌,山东和陕西一家算半块”。

  21岁的宝鸡娃张森,今年还代表陕西勇夺世界大会男子双人三米板金牌,全国青年跳水冠军赛男子1米板冠军,后来却突然变成了“联合制造”选手,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体育局官员也是如此回答:“原因很简单,为了保险,为了增加夺金的把握啊。其实,各省在一些具备夺金实力,但不具备夺金把握的项目上,采取和东道主协议的办法,可以最大限度地增加夺金的可能性,这也是全运会的惯例。”

  也有些西部省份的选手,把自己的优势运动员交流到其他省份,但并不只贪图东道主的便利,而是一个“钱”字在作怪。

  众所周知,有些体育项目,要发展,需要投入大笔资金,这对相对贫穷、资金不足的西部省份来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于是,把优秀选手交流到东部经济发达省份,“我出人,你出钱,得金牌,两家分”,已成为经济不发达地区人才培养的发展趋势。

  这种情况,最著名的当属拳击奥运世锦赛双料冠军邹市明,身为贵州人的他,就是贵州队和上海队联合培养的。如果邹市明能在本届全运会上夺得拳击金牌,那么按照协议,联合培养他的上海市,将计入0.5块金牌。与此同样情况的还是跆拳道冠军吴静钰,她是江西和江苏联合培养的。

  或许人们对本届比赛男子3000米障碍比赛赛后发生的江苏选手林向前与新疆选手綦家泰之间发生的争执场面仍记忆深刻。实际上这次冲突就和交流选手有关,綦家泰正是从山东被交流到新疆的选手。曾获得多哈亚运会这个项目季军的林向前赛后公开指责道:“比赛中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小插曲,山东队交流出去的队员,在途中跑中对我采取了踩人、阻挡等战术。我心里感到非常不平衡,竞技体育应当是公平公正的竞赛,而不是采取一些恶劣的手段去阻止别人前进。我是在不公平不公正的比赛环境中输掉了这场比赛。”

  其实类似情况在十运会上就曾出现过,在自行车自行车记分赛上。铜牌获得者、云南队的杨丽梅赛后便指出冠军、山东选手李燕在比赛中示意银牌获得者、从山东交流到宁夏的李伟联手将其挤翻。这次非体育精神的做法,导致杨丽梅的赛车当即损坏,右腿及臀部也被擦伤。可以看出,在一些代表团并无绝对实力确保金牌的前提下,送一些选手出去然后反过来“夹攻”威胁本代表团的实力派已经成为保住金牌入账的一个手段,当然这种做法很不可取。

  本届比赛明星退赛似乎成为潮流,但实际上十运会上退赛也是一件平常事,不过平常背后不平常,其中“交流”选手在当中又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像上届全运会拳击64公斤级的比赛,北京队的罗强便是在有翻盘可能的情况下突然中途退赛,解放军队的陈通洲因此获胜。一位圈内人士赛后说,陈通洲是来自北京的选手,因为解放军选手施行双计分制度,所以如果陈通洲获得奖牌,北京队同样可以获得一枚奖牌,何乐而不为?

  据统计十运会跆拳道前三天共进行了111场比赛,其中运动员弃权26场,政策性弃权占到什么比例,谁都清楚。交流出去的选手,在比赛中与“母队”的选手狭路相逢,双方教练会权衡利弊,经过协商后让一方弃权。某知情教练坦言,这种“谦让”的背后还有没有其他交易,实在不好说,虽然规则上挑不出什么毛病,但是对运动员肯定是不公平的。

  足球场上对老东家反戈一击的场面时常看到,在全运会赛场一片和气的大背景下同样有“翻脸不认人”的事情发生。十运会上被评为悲情人物的教练张敏应该是典型代表,这位来自山东枣庄的教练带着同样是山东人,但是无缘效力山东队的弟子刘青来到了山西。结果在上届全运会比赛中,当她与奥运冠军、山东姑娘邢慧娜争夺金牌时,后者做出推挤动作,导致刘青落后于邢慧娜,第二个冲过终点。身为教练的张敏当即在跑道上痛哭跪地,称“只为求得一个公平”。结果就是:组委会经过调查,取消邢慧娜的金牌,并让刘青站到了最高领奖台。

  此事一度引发网友热议,“山西人”击败山东人的背后实质是山东人的内战,很多人也指责张敏和刘青“背叛了山东”。而本届全运会刘青仍然为山西代表团出赛,只不过这次卫冕冠军刘青不需要在面对邢慧娜的挑战,因为后者因伤已经无缘本届全运会了。

  本届比赛男篮赛场同样也出现了“反骨仔”,在东道主山东队83-70击败辽宁队的比赛中,队内共有三名辽宁队员,最大功臣独得27分的杨鸣就是从辽宁队交流到山东队的。在22日,山东男篮击败北京男篮,主力中锋巴特尔也代表山东队出战,立下汗马功劳。不知教练席上的巩晓彬,看着杨鸣将球投进辽宁队篮筐,巴特尔在北京队三秒区肆虐,心里会露出怎样的微笑?

  如今已经转做官员的张国政当初“脱滇入晋”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究竟是属于云南,还是山西,这是一个问题。两方之所以为注册权你争我夺,无非抢夺的就是一枚(雅典)奥运会金牌,因为这枚奥运金牌能够带来许多连锁效应,其中就包括在全运会上为自己代表团增加金牌。谁知造化弄人,被卷入风波的张国政最终也受到影响,甚至连北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都没拿到,此时,原来的“香饽饽”也就变成了谁都不关心的弃儿,张国政也就此结束了自己的举重生涯。

  类似问题在今年3月又被人们提及。《齐鲁晚报》就曾用一组排比疑问句作为开篇。小辣椒吴静钰所向披靡,全运会上她的金牌会分给谁?你知道射击名将武柳希在全运会上是代表哪个代表团参赛吗?你知道篮球明星薛玉洋全运会上为哪个队打球?你想知道花滑美女刘艳在青岛亮相,她的身份是什么吗?全运会上为谁而战,这的确是一个需要研究的问题。(陶朗加)

相关阅读